Menu
Filter
2018-03-26

 

 

diptyque慶祝香水50週年


從不同的時空見證著歷史,遊世界每個角落,

不論種族,不論名人隱士,相遇相知。

所想所見的,盡收眼底,沿途集思廣益,驚喜不絕,

 

卻難得歲月不留痕跡......

 

 

 

 

向革命歡呼!

在巴黎1960 年代的早期,途經Dauphines 或 DS19 時,準會發現在法國人中有百分之九十沒有電話和一半人沒有電視。搭乘火車從巴黎到馬賽需要 7 個小時,大部份青年分成兩派 ─ 叛逆派和夢想派。夢想派嚮往搭便車到果亞(Goa),叛逆派則激起了滿腔義憤。然而,同期有三個快樂的藝術家在巴黎聖日爾曼大道34號管理一家店舖,他們是Desmond Knox-Leet、hristiane Gautrot和Yves Coueslant。這畫家、室內設計師和佈景設計師是偉大變革的一部分。

 

他們在起初開業的十年經營概念商店,你可以在這別緻的精品店內發現罕見而奇妙的貨品。神奇的燈籠、珍貴的玩具、美麗的瓷器和別緻的筆記本,以及一些自製的珍品包括印花織物和品牌的第一款香氛蠟燭(於1963年製成的山楂、茶樹和肉桂香味),在Desmond的英倫風格影響下促成的英式古龍水(紫丁香、鈴蘭、山梅及各種異國情調如蘭姆酒與人煙罕至的南部海域等香氣混合調配)。店裡有兩個櫥窗,而創辦人喜歡玩弄文字,商店因而命名為diptyque。在 1968 年的春天,正是 50 年前,這一帶發生了兩項轟動一時的事故,學運的發起與禁令實施,而這徹底改變了世界。其次是較低調的奇妙香味就此誕生,由Desmond調配這混合香料和懷愐中世紀的香氣(乾燥玫瑰、肉桂、橙香、丁香),從此成為品牌的代表性香氣,並命名為L’Eau(永恆之水),象徵古老藝術的復興。

 

 

首次面世、非比尋常、第一種不分性別的香水,首瓶像創作故事般的香水:L’Eau(永恆之水)。由兩個元素構成品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產品名稱中帶有 O ( Eau) 音 如Ôponé(歐珀尼)、Tam Dao(譚道)、Ofrésia(小蒼蘭)、Eau des Sens(感官之水)、Olène(奧利恩)等,及一種嗅覺感官上的驚喜(融合感、衝突感或驚呼),皆是遠超過我們想像的,L’Eau(永恆之水),承先啟後的泉源。

diptyque,儘管源遠流長,卻從來沒有失去其源源不絕的創意或對潮流的敏感度。一向追求新奇又執著精巧雅緻,貫徹著對藝術生活承諾的喜悅,讓diptyque可以於今時慶祝香水上市 50 週年,同時宣佈兩款新作的誕生。就是在這個迅速發展的寶庫內的第36和 37 種瑰寶。


 

 

Tempo(坦博淡香精)和 Fleur de Peau(肌膚之華淡香精)是diptyque最新的藝術作品,不僅新頴時尚,也是向他們的大姐姐致敬,她的出生年份別具歷史意義,在那驚世創新的、開放的時代!

 

 

 

 

Tempo坦博淡香精

diptyque使用廣藿香為主調,加以精煉以突顯其最細緻的美態,再巧妙地結合三種不同的精華,每種香料均來自奇華頓公司(Givaudan)在印尼蘇拉威西島上所管理的永續供應商。持續的振動,猶如縈繞空氣中的餘韻。

這原始的廣藿香源自印度、加德滿都或可倫坡,經蒸餾但仍然保持質樸的脂質,留著最微妙的香氣。撇開其驅蛾驅蚊的功效 (其綠葉可被長久使用),那顯著的氣味就像一份強而有力的聲明。 指甲花染料、黑色的眼影、 廣藿香:經典的香調!

年輕人從東方還帶回了非凡、和平、寧靜的音樂,西塔琴、塔布拉鼓、哇哇吉他,讓他們對音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共鳴與感動。 傑克凱魯亞(Jack Kerouac)的»節拍世代»音樂風格主要受了爵士樂的影響,他迷幻的音樂揉合了獨特的»希望力量»,為其後的戰後嬰兒潮注入更令人難以忘懷的療效。

 

 

 

Tempo是由一位品牌的老朋友-調香師Olivier Pescheux ,為diptyque調製而成的。使用廣藿香為主調,加以精煉以突顯其最細緻的美態,再巧妙地結合三種不同的精華,每種香料均來自奇華頓公司(Givaudan)在印尼蘇拉威西島上所管理的永續供應商。持續的振動,猶如縈繞空氣中的餘韻。

在一片原始森林內,濕潤的泥土深處滿佈著蕨類植物,在高聳的柚木樹下,隱約可見寄居在那兒稱為Nilam族的古代部族的神秘陰影。強大石峰的鮮明純木香調 (用瑪黛茶原精使香調更加圓融)近似帶著樟腦香氣,在紫羅蘭葉的映襯下賦予了翠綠的輪廓,與淡淡的野生可可豆香氣一同譜奏出和諧的樂聲。粉紅胡椒、 佛手柑和新鮮茉莉花添加鮮明色彩;琥珀香調誘發著不可抗拒的性感;一束快樂鼠尾草 (帶著龍涎香調性的植物) 和備受寵愛的龍涎香醚(萃取自快樂鼠尾草葉片)和暖而絲滑;乾爽、淡淡的動物香氣更讓人聯想到麂皮的柔軟底蘊。

最後加入了麝香來完整嗅覺的盛宴。特色香味?就讓紫羅蘭葉的濃郁香氣和廣藿香的大地氣息來個華麗的爭鬥吧!

 

 

 

 

 

Fleur de Peau肌膚之華淡香精

皮膚的味道: 麝香的氣味。時至今日,高雅地調製麝香香味的秘訣是什麼?

 

 

 

皮膚的味道: 麝香的氣味。

時而天然 (自西藏合法進口的香料來源),但一般是合成的,深受寵愛的氣味附和情人身上的香氣(衣服般貼身):肚臍、膝蓋後、掌心。那股氣味柔和而酥軟,猶如男性所穿的舊皮革背心帶來的驚喜香氣。時至今日,高雅地調製麝香香味的秘訣是什麼?是透過精選的鳶尾花,淡雅而瀟灑、持久而有深度的,就像昔日的手套工藝師薰香皮革一般。

 

感官的盛宴由充滿義大利風味的柑橘和佛手柑開始,加上淡淡的粉紅胡椒香氣徘徊在花瓣和種子之間,再加入醛類催化一切並融合香調,然後別出心裁的驚喜氣味隨之而來,渾圓而濕潤。由Olivier Pescheux精選的麝香,集皮革、香粉香氣和果香於一身,前一刻野性,下一刻卻如嬰孩般純真。迷人的香調還包含合成琥珀,在香葵子添一點麝香香味,這催化劑將胡蘿蔔籽和當歸籽結合,接近鳶尾花的香氣,渾然天成。

隨後轉化成赤褐的根莖,幾乎讓人聯想到貴族的御用酒窖,絕對精鍊、完美的時機讓優美的土耳其玫瑰登場並點亮這含蓄的香氣。後續的龍涎香,不僅帶來別緻的墨水和碘酒香氣,同時喚起了這愛與和平香水的生動香調。

 

 

Tempo(坦博淡香精)是薩滿(指印度巫師)的願景,是與森林溝通所進行的儀式,而那森林中有廣藿香、有靈性動物自由地生存著。宇宙是豐富的、 無限的、 蘊藏秘密的。這小瓶子究竟內藏了什麼?

 

 

 

 

 

對於Fleur de Peau(肌膚之華淡香精),插畫師的奇想取材自古希臘神話的迷幻一詞,神話中美麗的公主瘋狂地愛上了維納斯的兒子,他在晚上與她私會,在夢裡她環抱著他。

 

 

 

 

Tempo(坦博淡香精)在背面,有旋風從一座火山噴出,照亮了夜空。神奇而有力量的火山灰滋養著島上的繁茂植物,位於太平洋火山環的印尼,有著奇妙的灌木在充滿硫磺的山坡上一年三次茂盛地生長著。

 

 

Fleur de Peau(肌膚之華淡香精)無數的幻覺、不幸事件,到後來奇蹟出現,戀人誕下了女孩,結為永恆,代表著愛 (Eros)與靈魂 (Psyche)的結合。

 

 

 

就像回到50 年前,Desmond Knox-Leet為L’Eau(永恆之水)的瓶身設計了第一幅插畫,用了印度烏墨繪製Tempo及Fleurde Peau瓶身。每個圖樣都是雙面設計的,表達故事在背後還

有玄機,透過香水浮現的圖像,如夢似真!他們用比喻將每款香水的故事娓娓道來,反覆來回,像雙生子般和諧並存。橢圓商標上的字體標誌著永恆不變的地址:diptyque,34 boulevard Saint Germain, Paris 5e (巴黎第五區聖日爾曼大道34號)

 

 

延伸閱讀:

△廣藿香猶如縈繞空氣中的餘韻:坦博淡香精Tempo

△彷彿皮革般附著在情人身上的麝香:肌膚之華淡香精Fleurde Peau

 

 

 

 

 

 客林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登入
分類選單